我们会有时间学会相处的
作者:烂柯人      更新:2024-07-10 14:48      字数:2493
  李岱凌已经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没合过眼。
  回了屋,水理跟在他身后,接过他脱下来的衣服、迭好放在凳子上。
  他弯腰闭上眼,在水理脸上蹭了两下,水理两只手抱住他脸:“你快睡了。”
  累成这样,水理心里不可能没有触动,心疼他。
  “你陪我。”李岱凌转而在她颈间呢喃,弯着腰,水理都怕他倒了。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两手抱着他腰,将人往床上拉,李岱凌配合抬脚,倒也没有水理想的那么脆弱。
  躺在床上,水理在高,李岱凌埋她胸前,任由小姑娘抱着自己、哼着柔软的调子“哄”。
  过度劳累导致身体矛盾,精神疲惫又清明,李岱凌听着她规律的心跳,慢慢有了困意,等水理在低头去看他的时候,他已经睡沉。
  水理抬手,去摸他这些日子长了些的头发,垂在他额前,使他人看着小了很多。
  他长得唇红齿白,却并无女相,带着贵气的眉眼和鼻子,叫人一眼以为他出身优渥,谁能想到是个说一不二的军人,性格还强势、传统。
  水理摸摸他的耳朵,并无困意,在床上缝他几件破了的衣裤,觉得自己隐约间还有点那么贤妻良母的气质。
  等到日落黄昏,李岱凌约摸要醒的时候,水理下床去灶房煮了点菜粥,炒了韭菜鸡蛋,都温在灶上。
  水理还没有见过李岱凌初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好像以前所有场合都是他在照顾她。
  所以她有些期待,坐在床边撑着手看他。
  等他睫毛眨了眨,睁开眼睛,却没有水理预先想象过的懵懂。
  一双眼睛改变了他的气质,好像无时无刻不是坚毅而沉稳的,黑沉沉的眸子中有掌控全局的自信,让人不自觉信服。
  这才是真实的他。
  “醒了……”
  水理捧着脸歪头看他,李岱凌静静的,看了水理一会儿,伸手去逗她下巴。
  水理笑嘻嘻地仰起头,被弄得哈哈笑。李岱凌起身,直接一个抬手、掐着水理的小腰将人抱到了自己身上。
  两人面对着面,鼻尖相触,都被对方吸引着,静下来。
  “水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水理双手交迭,放在他胸前,下巴放在手背上面、一脸放松和开心。
  旧事复提,李岱凌一生也难有这般忐忑的时候。
  “你愿不愿意,”他顿了一会儿,“和我……结婚?”
  水理一停。
  “唔?”
  她看他,小一会儿,看出他神色中隐藏的忐忑。
  他怕重蹈覆辙、怕她翻脸。
  “唔……”
  侧过头,水理暂时没说话、出神。
  李岱凌静静等她审判。
  “太快了,李岱凌。”
  水理沉默一会儿才回答。
  她没有生气,只是单纯地陈述事实。这点相处不足以她做出这样重大的决定,人的分分合合大多时候是不受控制的,她怕,急于求成的举动、反而让他们最后走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。
  她一点一点说给李岱凌,李岱凌抱着她听。
  “我们……也可以不急的,水理。”
  水理不解。
  “我们只是到了,必须结婚的地步。”
  “我明白。”世人的流言蜚语足以让他们在世间无法立足、甚至丢掉性命,在这个混乱的年代。
  “但是结了婚,没有人规定,我们必须要立马以夫妻的身份相处,对不对?”李岱凌循循善诱。
  “我们可以在一起、慢慢培养感情,你也可以留在这里,或者去读书、去工作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  “水理,你是自由的,除了我们的夫妻身份。”
  水理惊呆了,她没想到李岱凌思想这么超前,结了婚还不做夫妻的,那不就是后世的“假结婚”。
  可是他们有做假夫妻的必要嘛,他们的感情又不是假的。
  经过他这么一说,水理突然不太明白自己的矛盾点在哪里。
  “你不想我和你待一起?”
  “你说呢?”李岱凌气笑反问,他轻轻揪着她脸蛋,“我想得快发疯了。”
  恨两年前怎么没把人拐跑了。
  “那这个假夫妻理论的必要之处在哪里呢?”水理自言自语,“难道我以后和你处不好了,还可以后悔、离婚?”
  “想都不要想。”
  水理琢磨出来了:“那你忽悠我嘛。”
  真结婚、假结婚都一个样!
  李岱凌亲亲她,没做回答,不管忽悠与否,他说的都是真的,他是真的想要她。
  “我们会有时间学会相处的,水理……嫁给我。”
  “我小时候京市长大,十六岁入军校,十九岁毕业进部队,到现在九年,半生中除了你,没喜欢过别人。”
  水理趴在他胸口画着圈。
  “你和我母亲通过信,她是一个怎样的人,你知道,对不对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水理点头,那是她最熟悉的母亲形象,因为,像极了水理上辈子的妈妈。
  “我家里有爷爷奶奶、父亲母亲,还有个小五岁的妹妹,他们都知道你、也都很喜欢你。”李岱凌转折,“但如果你和他们相处不来,也不用担心,我常年在外,你也不必替我在跟前给他们尽孝,和他们相处不多的。”
  他把能想到的琐碎都讲给她听,她还小,有那么多顾虑,多可爱、多正常。
  “那……孩子,呢?”
  李岱凌已经二十八了,在这个年代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,结了婚,身边必然会催生。
  水理没想那么快要宝宝。
  “小孩子太吵了,我们晚一点好不好?”李岱凌以为她想要,可自己都还没和她相处够,怎么舍得多余的人和事挤占他们的相处。
  “那你……那天,还,还弄进来了。”
  “抱歉,”他是故意的,但,“你知道我的,有时候,就是有点霸道,以后不会了。”
  水理听出来了,他只是占有欲发作,觉得欺负她“好玩”。
  她其实并不能切实体会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,自己也上头过,斟酌一下轻拿轻放了。
  “以,以后?”
  李岱凌握着她的手揉捏,正经的时候,他不是个狂放的性子,也不想随意出口侵犯她,只道:“嗯,以后。”
  水理羞得想抽他。
  他的人品她是相信的,一切好像也没什么可犹豫的。
  她喜欢他嘛,大胆一点也不是不可以。
  “那……好嘛。”
  水理在他耳边轻轻应了一声。
  李岱凌内心喜不胜收、面上也看得见笑意,抱着人狠狠亲了一口。
  “但我,真的、应该不会跟你走哦。”
  不离开鹿池大队,生活和原来几乎也没差。
  李岱凌知道,她担心她的好友,但是——
  “那不一定。”